身为李志的好基友,这几个大叔撩疯了10万迷妹-呼和浩特中医网 果酱音乐原创,作者莉莉安。莉莉安喜欢注重气氛的音乐,因为我觉得诗化的语言,迷幻的氛围下所抒发的情感都是深沉而细腻的。所以很多乐" />
当前位置:首页 >> 儿科 >> 正文

身为李志的好基友,这几个大叔撩疯了10万迷妹

发表日期:2017-12-21 | 来源 :呼和浩特中医网  

c">果酱音乐原创,作者莉莉安。

莉莉安喜欢注重气氛的音乐,因为我觉得诗化的语言,迷幻的氛围下所抒发的情感都是深沉而细腻的。

所以很多乐队莉莉安第一次接触就欲罢不能了,国外的像大门、平克,国内的像木玛,还有我们今天要说的低苦艾。

莉莉安第一次听到低苦艾的歌也是那首《兰州兰州》,当时我就有一种眼前一亮的感觉,居然人人能把民谣唱得这样潇洒。

特别是“再不见俯仰的少年格子衬衫一角扬起,从此寂寞了的白塔后山今夜悄悄落雨”这句歌词,在莉莉安的心头挥之不去,总能感受到一种莫名的伤怀。

感动之余,突然想起杰克·凯鲁亚克的一句话,放到这支乐队身上竟无比合适:他们热爱生活、爱聊天,不露锋芒希望拥有一切,他们从不疲倦,从不讲那些平凡的东西。

低苦艾2003 年在兰州成立,几易成员,到07年夏天阵容才稳定下来。“低苦艾”的意思是背芒而生的苦艾草,生长在低处,离土地更近。

这也是他们一直在追求的音乐风格,做真诚的音乐,做忠实的自己。

主唱叫刘堃,就是李志在《定西》里唱的:“我也不会给你刘堃的电话号码”的刘堃,他说自己从前就一直想当一个足球运动员,到现在还有在球场跑步的习惯。

席斌和窦涛分别是贝斯和鼓手,平日没事会教教器乐,带带学生。吉他手叫周旭东,别人会叫他“三哥”。“三哥”开过牛肉面馆,结果开店两个多月就开始闹非典,没多久买卖就黄了。

这些人能聚到一起也算是一种机缘吧。

后来我抱着对这支乐队的好奇心,听了他们的早期专辑《低苦艾》。浓烈的实验气息支撑着不羁的想象力。虽然没有后来的专辑里流畅动听的旋律,但那种迷醉的意境让人倾心。

歌词里传递的是他们对世界的爱恨,全都藏在晦涩的意象和厚重的编曲后,像一气饮下的苦艾酒。

其实说到底,低苦艾音乐的变化是一个从“内向”走往“外向”的过程。因为你会发现他们的作品越来越具有旋律性,气质越来越成熟。

因此到了他们后来的唱片《守望者》里,专辑主题倒有了种信手拈来的意味。乐队的视野已足够开阔,守望、转山、荒原、清河、火车,他们替万物抒,给人一种托马斯·艾略特长诗的感觉。

比起他们的唱片,他们的现场更加感人,常会发生一些意想不到的事情。

比如唱到《小花花》的时候,刘堃常会邀请一位女孩儿上台,两人平躺在舞台中央,看灯光闪烁,忽明忽暗。

歌词柔情百转,台上的二人无关风月,只留给到场歌迷静谧和美好。

我不在撒哈拉

就在塔克拉玛干

寻找我那已失去的歌谣

还有一次,在他们在兰州演出,刘堃收到一个姑娘的卡片,这位兰州姑娘知道自己身在北京的心上人一定会在北京看低苦艾的演出,所以她恳请刘堃务必把这张卡片交到心上人的手里。

最终,在北京,麻雀瓦舍,男友羞涩地接过卡片,当着到场观众读完了它,很多台下的乐迷看了这一幕都悄悄抹掉了眼角的泪水。

据说低苦艾在上次的巡演中和尧十三偶遇,他们一拍即合,打算为云南藏区一所慈善小学临时加演一场。

在学校草坪上,他们教孩子打手鼓、吹笛子,一起在这片未开发的土地上放声歌唱,欢笑不断。虽然没有一分钱的收入,但我想,孩子们眼睛里带着的笑意就是对这帮平凡歌者最好的回报。

这大概也是低苦艾能收到这么多人喜爱的原因吧,他们背芒而生,他们来自土地。

唱一首 无字的歌

轮到灵魂让琴弦疼痛

曾经有人说,这四个人凑在一块,聊得最多的就是“生活简单”,踢踢球、打打麻将、每天能睡到自然醒,他们就感到很安逸、很满足了。

红尘万丈,众声喧哗,黑暗中的自我探寻,这可能是活在过于喧嚣的孤独中,还能时常保持冷静的最佳方式了吧。

呼和浩特中医网 Copyrights ? 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除标明"本站原创"外所有照片版权归创作人所有,如有冒犯,请直接联系本站,我们将立即予以纠正并致歉!